没有广告,没有内购,腾讯推出了一款 TapTap 9.3 分的语音养成游戏

来自 游戏葡萄 2020-11-05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没有广告,没有内购,腾讯推出了一款 TapTap 9.3 分的语音养成游戏

11月5日,《普通话小镇》全平台上线。正如其名所示,这是一款旨在推广普通话的公益游戏,没有广告,没有内购。

游戏出品方是腾讯游戏追梦计划和语文出版社,而负责研发的则是腾讯游戏追梦计划和畅游公司。

本文截稿前,《普通话小镇》在 TapTap 平台上的评分为 9.3分,在好游快爆上的评分则是8.9分。

给五星好评的用户,大多青睐于这款游戏的功能性,他们觉得通过这款产品能够改善自己的普通话基础。一则获得十几人点赞的短评如此写道:「要是当时我考普通话证书的时候有这个游戏就好了。」

《普通话小镇》真能抵得过教辅吗?我们不妨来进一步了解这款产品。

语音养成游戏」是《普通话小镇》的基本定位。它通过小镇模拟经营的玩法模式,来承载普通话标准发音训练。

在寓教于乐的设计上,游戏借鉴了「大富翁」的机制,把城镇展现于一张棋盘地图上,并且通过掷骰子玩法与随机事件来推动游戏的进行,而玩家在游戏上的目标便是升级地产,发展小镇。

游戏的规格自然比不了《地产大亨》这样的大富翁游戏。它的体验偏向个人休闲,一张地图只有 5X5 大,资源积累毫无难度,多数操控都只需要单指点触完成。

普通话被开发者融进了游戏的关卡挑战中。具体而言,游戏里解锁新建筑或是升级建筑,需要玩家完成指定的普通话训练。

训练一般考验发音,需要玩家跟着题目所示的词句念一遍。游戏内置的腾讯 AI Lab 语音识别,会负责评估玩家跟读的表现。如果表现优异,游戏会予以常规的正反馈,如星星和金币的获取。

如上图所示,AI 语音识别会根据声母、韵母、声调、错漏添字、停连不当五大象限来评判普通话发音是否标准。而除了打分之外,它还能给出相应注解,提示玩家具体发音问题出现在哪。

这就是《普通话小镇》的基本玩法循环:掷骰子——收集金币——普通话训练关卡——解锁&升级建筑——完成单一章节。

开发者也设计了不少外围内容。比如「收集品」和「赛季挑战」等,而这些内容都与普通话发音训练有所绑定。比如在「赛季挑战」中,玩家需要参加普通话挑战,由此获得积分参与全国或地区的排名。

整体来看,其玩法模式比较单一。当然,《普通话小镇》本身是带有强工具属性的产品。官方介绍称:

该游戏以教育部、国务院扶贫办、国家语委推普脱贫攻坚行动计划为指导,以《普通话1000句》为内容蓝本,希望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激发贫困地区青壮年劳动力学习普通话的兴趣,加快学习普通话的速度,为加强自身「造血」能力打好语言基础,从而提高职业技能和就业能力

由此可见,游戏的主要目标用户是普通话基础薄弱的青壮年,出品方希望用户通过这款产品提高自身的社会生存能力。这点其实也反映在《普通话小镇》的「学习模式」中,因为在该模式下,它提供了生活、工作等场景的日常用语训练,如找工作、找房子的常用语。

或许是因为目标受众有限定且更加强调功能性,腾讯这一次推出的公益游戏不比之前的《家国梦》《见》《画境长恨歌》受欢迎。仅就 iOS 免费榜来看,《普通话小镇》目前还处在 300 名开外的位置;而前述产品至少都曾名列免费榜 Top 20。

但是在我看来,《普通话小镇》可能是腾讯在公益游戏领域里最到位的一次尝试。因为相比此前,腾讯在这款产品的品牌宣传上,反而下了更充分的功夫。

我们可以看看腾讯为此做了哪些投入。首先,他们推出了一系列纪实宣传片,其中有采访外来打工人员的片子,也有以小学生视角来看普通话意义的街坊视频。

">

在这次《普通话小镇》上线之际,腾讯也同步推出了「捐出你的普通话」 公益行动,该活动以H5互动形式来吸引人们的关注。

此外,腾讯还邀请了邓亚萍、杨澜、央视主持人陈伟鸿等为活动发声。

在此之前,你应该见是见不到腾讯如此大力推广着一款公益游戏。

这样的改变意味着什么?我觉得,有一点显而易见:游戏的正向价值愈发得到了主流的肯定;而越来越多的认可和支持也让腾讯等游戏厂商有信心去通过游戏来推动公益事业

在今年6月举行的腾讯游戏大会上,腾讯游戏追梦计划提出过它们的核心主张——「让游戏更有温度」。现在看来,这个主张正在慢慢变为现实。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