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成都二次元研发开出百万底薪,想让员工过上工作一年买房买车的生活

来自 游戏葡萄 2021-05-14
葡萄观察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这家成都二次元研发开出百万底薪,想让员工过上工作一年买房买车的生活

最近的成都游戏圈,被黑桃互动的招聘海报刷屏了。

这几张招聘海报做得确实壕气:几个热门岗位的年薪达到了100万,推荐奖金也有4万(内部员工为5万,每个季度总额100万)。而且黑桃CEO王进强承诺,这个百万年薪没有花里胡哨,也不算项目奖金,它就是实打实的,月薪8万多块钱的国家法定标准工资。

2.jpg

部分海报内容

据官方数据,黑桃互动曾经做过总流水五六个亿的套路卡牌,也做过总流水超过4亿的《约战:精灵再临》。光从成绩来看,并不算特别亮眼。那黑桃为什么要这么激进?他们的底气和思考逻辑又是什么?以下是王进强的自述。

3.jpg

黑桃互动CEO王进强,这张照片可真应景……

1

我们这个百万年薪没有花里胡哨,也不算项目奖金。它就是实打实的,月薪8万多块钱的国家法定标准工资。

有人说我们打响了「成都内卷第一枪」,我觉得这句话的格局有点儿小。第一,成都的人才池还不够大,也不像上海那样出了4-5家头部游戏公司,根本卷不起来;第二,我们这个政策主要是为了吸引外地人才——如果只针对成都,我开年薪60万可能就很顶了。

既然我不是冤大头,那干嘛要开出百万年薪?因为我想要更多的顶尖人才。

我对顶尖人才的标准很简单:抬升产品的天花板,提高整个团队的认知。也许这样的人在头部二次元公司有10个,他们的年薪只有60万。但对我们来说,他们就是值100万——也许这不过是很多买量公司半天的成本。

16.jpeg

其实我们制作人的年薪都没有百万,为什么我们能给大牛开出这么高的工资?因为大家的责任和义务不同。而核心逻辑在于,不应该让所有人都为老板和制作人的决策买单。

很多公司会以项目分成作为诱惑,降低员工薪资。如果项目没赚到钱,那员工就被坑了;就算真赚到了钱,团队又可能因为分配不均而撕逼,员工的报酬也达不到自己的期望。

所以我的逻辑是,从项目一开始就给你顶级的薪水,你该吃饭吃饭,该买房该买房。这样等到项目上线,就算承担更大责任的人分得更多一点儿,你也不会觉得不平衡。再说如果项目做得好,你分到的钱也不会比其他项目少。

在管理上,我们也希望更加真诚客观。我给了你足够的薪资,那你也要表现出对应的专业度。如果你做的不好,我可以客观指出你的问题;如果你真的能力有限,我们也可以好聚好散。而不是说你跟我干了两年,吃了很多苦,少拿了很多钱,我们彼此存在情感上的亏欠。

我决定公开讲这件事的时候,HR担心员工会觉得薪酬倒挂。但我觉得既然这件事情要做,我们就要做得足够透明。不管你的眼睛捂没捂上,这个世界都在变化,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公开发声呢?

黑桃的价值观是真诚、客观、求实,我希望把一切都摆在明面上。而且我肯定希望所有人的薪酬都能和市场看齐。如果真的发现顶尖人才和我们年薪50万的人才水平一致,那我们就要反思:到底是大牛没发挥出能力,还是我们原有的工资太低?如果是后者,我们当然愿意涨薪。

包括我们的推荐机制也符合这个理念。比如你想推荐张三,那你只需要把张三和他的电话号码给HR,我们会帮你保密。如果他能入职,我们会把钱直接发给你,整个过程你不会有任何压力。甚至你还可以自己推荐自己——只要你能给黑桃带来牛人,你就应该拿到这笔钱。

说实话,百万年薪,百万推荐奖金……这些全加在一起我算了一下,和大厂相比,我们发的钱并不算多。假如项目的总流水能达到10亿,扣掉所有分成和研发成本,我们就还能有5个亿的利润。这样的收入养活团队完全没有问题,我对我们的项目也很有信心。

2

最早黑桃是一家发行公司。当时游戏行业很容易赚快钱,我们做过蹭IP和换皮的手游这些现在看来没多少价值的事情。因为我喜欢动漫,后来公司也拿过犬夜叉和EVA的IP,但做得一直都不太行。

举个例子,2016年ChinaJoy发EVA的时候,我们只花了小几百万——不到一个大厂展台的钱,就在场馆外面摆了一台获得吉尼斯认证的机甲。当时它在二次元圈内的宣传效果特别好,到了今天,这台机甲也是上海的地标。但这款产品的收入和数据并不好,这让我发现一个问题:我们的市场宣传能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产品能力。

4.jpg

发行赚的只是信息不对称的差价,而且你没有积累。IP要出钱,定制要出钱,市场宣传要出钱,你背负了所有风险。可就算产品爆了,研发的下一款产品也不会再跟你合作:不就是买量吗?我有钱了,自己搞也可以。

于是我们开始做自研自发。当时做的第一款卡牌收入不错,我们还以为只要继续做容易的事情就好。结果之后我们陆续拿了好多IP,比如妖精的尾巴,轩辕剑,却因为换皮没有好的质量,通通效果不行。最后我干脆赔了几千万,把项目全部砍掉。借着拿到《约战》IP的机会,在成都重新组了一个团队,决心不再浮躁,做大家喜欢的事情。

最开始我们做的是很套路的卡牌,但发现用户要的不是这个东西。后来我们又顺应用户需求改成横版动作,终于做出了一款及格的产品。虽然我们经验不足,又不够了解二次元的玩家,DAU从100万掉到了40万,再掉到20万,但这款产品还是运营了三年,现在全球总流水超过了4亿——充值5万元以上的玩家,留存率有90%。

6.gif

机缘巧合之下,我们还和IP委员会建立了很强的信任,还参与到了约战第三季和约战狂三外传动画的制作当中,针对这个IP,我们还有很多更长远的规划。

很多人说做二次元要为爱发电,因此我们定了一个原则:尊重IP,服务好IP的粉丝。虽然《约战》的核心团队之前做的是数值游戏,但是依照这个原则,我们依然能做出好的产品。

image5.jpeg

《约会大作战》以前在PC和主机上有一套单机三部曲,在Steam上售价100多元,我们把它全面汉化,移植到了手机上面,而且全部免费:为了让更多IP粉丝体验到好的内容,我们宁愿不赚这个钱。

7.jpg

在《约战狂三外传》B站版本的末尾,我们还专门感谢了在游戏内应援Top 100的玩家们,因为我们相信这对大家来说很重要,这是对喜欢我们游戏的回馈。

8.jpg

现在我们在成都有两个项目。一款内部代号D2,是二次元3D动作冒险。美术比较轻科幻,略微有点儿赛博,关卡体验比较类似《异界锁链》那样的半开放大地图——我们希望在手机上实现主机级别的体验。它不一定比《崩坏3》《战双帕弥什》更好,但我们在关卡、玩法、音乐、动画上面投入巨大,相信内容品质一定会让IP粉丝满意。现在这个团队有80人左右,还在风格设定的初级阶段。

9.jpg

另外一个项目叫做《魔卡少女樱:回忆钥匙》,是一款有换装和卡牌战斗要素的3D女性向游戏,它没有很复杂的数值成长线,玩家只要抽衣服,用卡牌收服精灵,然后搭配不同的衣服和场景,和好友炫耀就够了。我们刚刚完成了一轮1200人的保密测试,大家的反馈非常不错,希望Q4能让更多人看到它。

10.jpg

算上IP成本,《D2》和《魔卡少女樱》的研发成本应该都会超过1亿。但我觉得它们都很靠谱。只有这样的投入,才能兑现我们尊重IP,让粉丝满意的承诺,实现公司的愿景:让自己骄傲,让别人尊重,让企业盈利——我们希望在满足一定生存标准的基础上谈梦想,这也是我们搬到成都的原因。

3

我是西安人,已经在上海定居了很多年,买了房,在深圳也有分公司。我原来的计划是在各个城市来回跑,但在成都待了不到半年,我就把家直接搬了过来,因为这个城市太舒服了。

我和很多人普及过一个概念:GDP/房价就是城市的幸福指数,所以就算收入很高,面对城市的天价房价也不幸福。前两天我面试了一个在北京工作了6-7年,经历也很优秀的运营。他跟我说了一句话:为什么来成都?因为在北京,连他的领导和老板都买不起房。而现在成都高新区好一点儿的房子,一平米大概在3万左右,远一点儿的地方就更便宜了。

11.png

黑桃办公室的露台

以前在上海,很多同事每天通勤要2个小时,公司在浦东,大家经常要去市区消费,吃饭也很贵。假设你毕业3年,税后年薪25万,如果没有家庭的支持,你在上海永远都买不起房。说实话,我也买不起陆家嘴最核心地段的房子,就算我买得起,我也没信心让核心骨干都买得起。如果连我们自己的小伙伴都不快乐,我们还凭什么说做出让玩家快乐的游戏?

但在成都,我们在核心地段直接买下了办公室,可以提供很好的办公环境。在这边租房,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房租只要3000多块钱,上班骑电单车15分钟,坐地铁也只要2站。夏天这边8点多才天黑,夜生活很丰富,路边吃的还特别多,三个人吃顿火锅,撑死才400块钱。而且成都政策又好,只要是大学本科就能落户,教育和医疗也是全国顶尖水平。

12.jpg

摄于成都人民公园,图源Unplash @billow926

前一阵子我买房的时候,看过一套离公司15分钟路程的精装修户型,一平米只要一万九,面积110平,格局也很好,足够一个家庭使用,总价210万,首付30%,只要交60多万就能入住——对于我们公司的核心骨干,真的可以实现一年买房买车的承诺。

同样在前一段时间,一个在我这里做过总监的兄弟创业赚了不少钱,在上海买了一套非核心地段的普通刚需房,同样是110平,一平米要14万多,总价1600万。因为是第二套房,他要拿1100万去交首付,每个月还要还高额的房贷。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在成都,这笔钱能买很好的别墅,外加一辆跑车,剩下的钱干什么不好?

4

回望黑桃成立的7年,我觉得我们真是生在了一个好时代:我们处在人类文明有史以来进步最快的时代,进入了信息大爆炸的互联网行业,做的还是自己喜欢,而且离钱最近的游戏,一切都很开心。

以前我们也曾经盲目扩张,总是想着一个月多发几款产品,急得不行。但现在我砍掉了代理发行业务,整个成都事业群就聚焦这2个项目。有的时候制作人跟我说进度还要再晚2个月,我也不着急。因为这个行业,早已不是你早2个月就能赚到钱的时候了。如果晚2个月就可以交付更好的产品,我们完全有耐心。

我承认,二次元游戏确实很难做。它需要强大的内容创作能力,而且要投入大量的资源,用工业化保证更新速度。现在二次元玩家玩过的NB作品太多了,从角色角度来讲,他们看过无数双马尾,无数白头发,无数优秀的人设,你要怎么包装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我们是借着约战的IP弥补我们的不足,对于那些上来就敢做原创IP的团队,我真的很佩服。

但我觉得做二次元研发也不用焦虑,只要想清楚大方向,接受符合自己认知水平的收益,然后不断补足能力,积累认知就好。我跟《约战》的团队说过,我们先不想别的,就想办法做一个三部曲,不管是2D还是3D,用U3D还是UE,我们都要在一条赛道上积累下去。

13.jpg

现在我们的产品还没上线,说得再多大家也没什么感受。等到暑假的时候,《魔卡少女樱》应该会做第一次测试,D2也会有第一个对外展示的PV,到时候拿产品说话,相信会有更多NB的人愿意加入我们。但在这个节点,我还是希望通过媒体,告诉大家我最真实的想法,让大家知道成都有这么一家公司,在做这样的两款产品。

14.jpg

黑桃办公室里的猫们

我们当然首先要为了梦想打拼,但生活也需要最基本的保障。留在一线城市的朋友不妨想一想:如果一直打拼下去,你们一定能成为老板吗?同样是追求梦想,你们是愿意来成都享受顶薪,还是顶着高额的房价,每天苦哈哈地奋斗,半夜回到出租屋里?

当然,很多年轻人都想先博一把,去大城市看看,我们也尊重大家的选择。但我一直相信,同样的人,同样的机会,在上海做的产品能赚200万,那在成都做的产品一定也不会只有100万。毕竟这里曾经做出过《王者荣耀》,世界上最赚钱的游戏。

所以,我们只是想给那些想要活得更快乐一点儿的人一个选择:拿着北上广深的顶薪,到成都安稳地生活,加入一个有前途的大项目。只要你愿意,不妨来成都黑桃看看。只要你够NB,一切都好谈。

15.jpg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