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最具争议的二次元IP,居然被国内团队改成了手游

来自 游戏葡萄 2021-05-31
深度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这个最具争议的二次元IP,居然被国内团队改成了手游

国内二次元游戏总会给人一些出乎意料的变数。

前不久关注到一款新游的动态,令我有些诧异的是:一个国内团队拿了《兽娘动物园》的IP授权,正在制作一款手游。而我不解的地方在于,这个IP的争议过于巨大,对二次元来说,争议就意味着巨大的风险。

1副本.jpg

我始终认为,在国内做二次元游戏,一定要避免产生争议。因为越接近核心用户,任何不符合作品价值观、低于玩家期待的行为,都有可能因「极度挑剔和极度热爱的属性」变成背叛用户的行为,进而促成极端的口碑爆破事件。如今也有头部产品证明了,即便前期优势很大,稍有不慎也可能丧失过去积累起来的一切。

而《兽娘动物园》的争议,可比一般意义上的手游、动漫IP,要厉害得多,在平成年期间,甚至说至今为止的动画历史上,还没有哪部动画能超越《兽娘动物园》第二季的「最烂」地位,这一恶名也深深影响了国内动漫爱好者对它的看法。

3.png

这让我忍不住疑问:在当今的国内环境里,拿这样的IP做手游真的值得吗?

一个死灰复燃的小众IP

对于不了解《兽娘动物园》的朋友可能很难想象,到底怎样的经历才能让一部火爆全网的作品,成为「平成最屑动画」,至今无人超越(熟悉这段历史的读者建议直接看第三部分)。

这个系列企划由日本Kemono Friends Project(KFP)发起,在2015年到2017年动画播出之前都不算知名,甚至可以说过得比较惨。《兽娘动物园》最早推出的同名手游,在2016年底就宣布了停服,同期的衍生漫画也于2017年3月暂时完结,网友惯用的说法是「腰斩」。

4.png

在2017年初播出第一季动画的时候,自然没多少人关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众IP,事实上在前三集播出完以后,观众的反响也很平淡,直到第四集播出之后,网络上开始出现一些《兽娘动物园》的粉丝。

尽管动画看起来就知道制作组十分贫穷:看似简陋的3DCG、略显僵硬的动作,以及前期甚至有些尴尬的配音。但动画的剧情在铺垫一段时间以后,越来越引人入胜。

5.png

第一季动画里,人类主角「小包」失去了记忆,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他一路上遇到的,都是长着野兽四肢、耳朵、尾巴的兽娘,她们会自称某某朋友(xx friends),由于没见过人类,兽娘们把小包也当做了兽娘。

兽娘们出于种族天性,多少有一些擅长的能力,会爬树的、打架厉害的、能飞的、水性好的、爪子上肉垫很耐热的……但是身为人类的小包什么特殊能力也没有,总被大家吐槽很弱。

6.gif

然而动画用类似公路电影的思路,让小包借助自己善于思考的特点,与兽娘们各自的天生优势配合,解决了一次又一次的困难。这种手法渐渐点出了这系列作品「动物朋友」的本意,与此同时,兽娘为何出现,小包到底是什么「动物」,世界到底怎么样了的问题,开始被一层层的信息所揭开。

7.png

从动画的第四话开始,一个废土世界观和看似乐园的动物公园世界,以及迷之生物的入侵,都有节奏地呈现了出来,细节一环扣一环,还总能吊人胃口。

8.png

9.png

在大制作烂番不少见的日本动画业界,这样用心构筑世界、讲故事、塑造人设的小成本作品,反而更加难得,就连动画里科普动物的环节,制作组也进行了细致的调研。动画暴涨的人气,让其监督たつき(驼鹿监督)为了这部动画投入500天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也成了粉丝间流传的一段佳话。

10.png

这期间,关于兽娘动物园的一切似乎都成了流行。推特上,粉丝在刷角色们的口头禅,在互相以梗识人,iTunes上动画的主题曲登上了综合榜第三位。网络上,无数的人在跟随动画的指引,分析兽娘们所在的加帕里公园的各种细节,考据分析接连不断。

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兽娘动物园第一季动画不仅仅是一部靠「努力」背书的作品。

在剧情的高潮,主角团一行人面对强大的敌人,都打破了自身或源于本性、或源于情绪的束缚,得到了进一步的成长。

11.png

薮猫学会了人类的智慧,不再单纯依靠蛮力,而是用烧着的纸飞机,吸引了怪物的注意力;小包不再是一个说着「不要吃我」的被保护者,锻炼出了为朋友果断挺身而出的勇敢一面。最终,所有朋友团结到一起,打败了强敌。

12.png

而人与动物,在这一刻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互相学习、互相保护,相互支撑对方成长的挚友。某种意义上说,二次元人是孤独的,《兽娘动物园》第一季动画呈现出来的内涵,对这样的用户来说,无疑是特别耀眼的。

13.png

诸多因素叠加下,《兽娘动物园》成了2017年日本动画领域最大的黑马。

根据萌娘百科的记录,当时动画仅第一集在niconico(N站)的播放数超过1000W。3月25日,N站配信了第一到十一集的整体放送,弹幕数达到260W以上。5月26日,N站配信了第一到十二集的整体放送,弹幕数达到400W以上,刷新了直播送弹幕数最高记录,同时获得了98.5%的高好评率。

除了罕见的动画接连重播,各大平台上有关《兽娘动物园》的周边,也被蜂拥而来的粉丝一扫而空。接踵而来的还有各式各样的跨界合作,比如与各种动物园的联动。

还记得在第一季动画走红之后,《兽娘动物园》在线下与日本东武动物园展开了合作,虽然只是简单将角色立牌放到对应动物的展区前,但还是吸引来了大量的观众,一度让东武动物园登上了推特热搜。

其中更吸引人的,是一只叫做葡萄君的企鹅(并非游戏葡萄的葡萄君)。它曾和自己的配偶小绿一起来到动物园,但没想到小绿爱上了另一只年轻的雄企鹅,身为洪堡企鹅的葡萄君天性认定一夫一妻,小绿的离开让它备受打击。

14.png

而这次线下合作,成了葡萄君最大的希望。因为在它的展区,迎来了《兽娘动物园》角色「呼噜噜」的立牌。没多久,游客就发现葡萄君寸步不离呼噜噜的立牌,甚至做出了求偶的动作,这也让所有人开始好奇,葡萄君是不是喜欢上了呼噜噜。

15.png

这一有趣的现象让观园的游客们开始追踪葡萄君的一举一动,也让这只曾经失意的企鹅人气快速窜高,为了成全它的愿望,限时联动的立牌被永久保存在园区,与葡萄君相伴。一些有爱的粉丝,也为它们俩创作了大量的同人作品,来声援这场跨次元的恋情。

16.png

葡萄君在2017年10月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但它和呼噜噜的故事仍然留在很多粉丝的心间,感动了许多向往单纯美好的人,就像粉丝们说的:「它只是去了二次元的世界」。那时的《兽娘动物园》就像这样散发着强大的磁场,吸引着更多的大众。

成为「平成最屑」只要两年

可惜好景不长,2017年9月25日,第一季动画的功臣「八百万」被踢出制作组,驼鹿监督也被离职。

17.png

事出突然,我被调离兽娘动物园动画制作组了,大概是角川的意思。非常抱歉,我也十分遗憾。

紧接着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诸多粉丝开始质疑背后的原因,而官方也未做出明确的回应,因此各种言论开始蔓延。两天后官方迟来的公告称,八百万因违规使用IP内容及无法接受规则而主动离开,但事件本身存在诸多矛盾之处。

18.png

各种猜疑之下,事件因为一系列不合理的公关行为,以及明显有人为介入的衍生事件,上升到对资方之一角川的舆论轰炸。期间,多个有关兽娘动物园的抗议话题进入推特流行趋势前列,数十万推文充斥网络。即便粉丝再三请愿,最终八百万还是无缘兽娘动物园第二季动画的制作,企划方开始寻找新的接班人。

19.png

2017下半年到2018年期间,兽娘动物园依旧出现了几次小型的口碑事故,比如声优面试台本盗用他人成果、委员会成员网络上直言报复前作、官方带节奏小号的出现(后来的官方黑核心),均引起了粉丝的不满和声讨。

更令人失望的是,2019年1月开播的第二季动画,彻底暴露出了新制作组对待作品的恶劣态度。其中呈现出的不再是第一季中和谐共存、互助共进的主题,而是人类高于一切,动物朋友等同于动物奴隶的观念。

20.png

不仅如此,第二季动画还多次恶意消费第一季动画的设定、桥段、情节,利用角色失忆等借口,上演了一场六亲不认的戏码。

21.png

有网友做了一个更好理解的比喻,就像《哆啦A梦》里,与大雄一起生活的哆啦A梦失去了记忆,小夫成了他的新主人,而且小夫对待它如同对待低一等的仆人。大雄与哆啦A梦重逢后问到「我们还是朋友吗?」只换来一句「你在胡说什么」。

然后剧情告诉我们,其实在认识大雄之前,哆啦A梦是从小夫家桌子里钻出来的,哆啦A梦的第一个朋友是小夫。故事的主角是小夫和哆啦A梦。

22.png

彻底颠覆价值观的兽娘动物园,显然是一个错误的产物,也不是粉丝期待的作品,随着网络上越来越多的采访爆料,以及官方搅混水的把柄被曝光,粉丝们也越来越肯定,兽娘动物园制作委员会里没有哪一方是清白的。

在一片骂声之中,第二季最后一集以52万人给出的2.6%好评率,登顶niconico番剧差评榜Top 1,让《兽娘动物园》第二季成为平成年间最烂的一部动画。

23.png

只可惜,八百万和驼鹿呈现出来的美好理念,以及兽娘动物园中诸多有趣的角色还没沉淀多久,就因为企划方的操作,伤害了无数的粉丝,即便东京电视台最终出面道歉、辞退第二季动画制作人,也无济于事。

差评风波让作品本身也遭到反噬,影响甚至蔓延到国内。如今,在B站除了《兽娘动物园》第二季被评为2.2超低分之外,该IP的另一部衍生作品《欢迎来到加帕里公园》第三季也仅有4.1的低分,尽管两部作品出自不同制作组之手。

24.png

用户给出一星评价的理由

拿兽娘动物园进国内真的合适吗?

毫无疑问,这样的IP要在国内立足并不容易。

如果从纯商业角度来看,无疑这个IP曾经拥有过极高的热度,不论是2017年最高光的时刻,还是2019年骂声最多的时刻,它都让圈子里喜爱优秀作品的人,确确实实地记住了它。对于商业产品而言,有热度就有操作空间。

25.png

《兽娘动物园》百指

除此之外,即便经历了大起大落,《兽娘动物园》本身也还保留着一帮固定的粉丝。在日本,这部IP推出过多款衍生手游,其中2019年推出的《兽娘动物园3》至今仍在榜,时不时会因为新活动冲进App Store畅销榜中腰部。企划本身也在延展新的动画,比如以最早一款手机游戏为蓝本改编的《欢迎来到加帕里公园》的系列Web动画。

26.png

《兽娘动物园3》手游

再从市场大环境角度来看,这一IP的题材也有不小的机会。国内二次元圈里,有很多产品都走了兽耳要素,比如《碧蓝航线》的日系船,以及《明日方舟》内诸多的男女角色,他们都用不同的方式融入了兽耳要素,也在长期以来影响着用户的认知。

27.png

《兽娘动物园》比起兽耳要素要更垂直一些。相比大众化的兽耳娘和动物拟人化作品,《兽娘动物园》的角色不单单还原兽耳、兽尾元素,其手臂、手掌的动物特征更明显,动画里角色的动作表现也更突出动物特征。但这些角色的面部不会过于兽化,不至于到达兽人(Furry)题材的硬核程度。

28.png

所以相比国内其他二次元手游,这一IP能呈现出更多有关兽娘的独特一面,不论是角色的独特性,还是世界观的差异感,都能成为新鲜的体验,构成差异化打法的机会点。

但与此同时,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个IP的潜在风险。

首先,粉丝们一定会担忧,手游是否会再次毁了IP。在国内市场,IP改编手游早已被刻下容易毁IP的烙印,过去基本只有不在乎小众情绪的大众动漫IP,才有可能稀释掉这些声音,做成生意。这种现象直到近几年才有改观,不同于大众IP,《兽娘动物园》这类偏核心向的IP,难点依旧是如何做到位。

这也引出第二个风险点,是否能维护住用户的情绪。与很多情怀向、经典向、大众向动漫IP不同的是,《兽娘动物园》更偏向于情感共鸣向的IP,它的作品属性更强,粉丝认可的关键点,也是作品属性的浓度。

29副本.jpg

正如动画第一季中讲述的故事,手游要传递什么价值观,会极大程度影响用户的情绪,以及后续一连串的社交行为,所以越是小众的题材,做起来越需要谨慎。而这个谨慎的程度,很容易被玩家感知到,就像在第二季动画中,人物的态度、行为逻辑、剧情的走向、故事的主题,都会反映出官方的立场。

所以在游戏当中,玩家自然也会思考这样的立场,思考手游作为《兽娘动物园》一员的立场:是回归曾经美好的精神,是另一个受上层摆布的工具,还是收割玩家的系统?在目前的国内环境里,要拿捏好这些细节,把游戏的作品属性拔高,真的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说回前面提到的手游,这款名字叫《动物朋友:王国》的新作曝光出来的信息并不多,目前仅公布了PV和一些早期介绍内容。

根据官网的信息来看,研发商为一家国内团队Kingdom制作委员会,游戏目前获得了KFP授权,主打温馨治愈和动物科普等特点,但很多内容似乎都还在制作和调整当中,很难判断它的素质如何。

30.png

除了玩法,游戏似乎有独立于企划本篇的剧情,主基调也是突出动物之间的友谊和温情氛围,官方也强调会谨慎对待剧情,看起来像是往第一季动画的整体基调去靠拢的路线。希望如制作组在玩家信中所说,游戏能还原出「真实的爱存在于这里」的原作特色。

31.jpg

市场缺少一款不同内核的游戏

我还记得曾经因为兽娘动物园第一季动画而泪腺崩坏的时期,对于一个上了年纪的二次元爱好者而言,总会发现那些最纯真的作品,才是最难得的。驼鹿监督相信比很多动画职人都明白这种精神的可贵,在为《烟草》数次泪崩之后,我无比坚信这一点。

32.png

如今国内二次元市场缺什么?按照我的视角来看,我们不缺好看的皮囊,不缺先进的技术,不缺产业链的配合,最缺的反倒是这些能触动人的精神。只可惜市场还在争夺已经泛滥的东西,恐怕这样的趋势还要持续一两代产品。

游戏市场的大势正在回归内容,二次元本就是内容行业,相信在未来,这个领域也会回归内容主导的本质。或许在这样的趋势当中,类似兽娘动物园第一季动画,轻松而不乏深刻,在欢笑之余能给人带来共鸣的作品,也会越发闪光。

33.png

这样的作品到底会不会是《兽娘动物园》的新手游?按照现在的信息我们还得不到准确的答案。这个IP优秀的部分能被放大,能传递给更多的人,显然是再好不过的事,但倘若不慎重蹈第二季覆辙,对粉丝来说必然是坏事。结果到底如何,只能看制作组如何把握了。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