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才出第二款游戏,拳头为什么“不着急”?

来自 游戏葡萄 2021-09-16
海外

[ 编译自 华盛顿邮报 ]

10年才出第二款游戏,拳头为什么“不着急”?

在过去的10年时间里, 拳头只运营着《英雄联盟》这一款游戏。其他游戏公司可能会在这样的一段时间内发布十几款游戏,但拳头似乎很专注,把所有精力都放到了《英雄联盟》上。有趣的是,去年疫情以来,拳头却推出了一系列的新游戏,并且其中有好几款产品还同步推出了手游版本。

在欧美,很少有传统游戏开发商能在手游领域获得成功,动视暴雪属于罕见的特例。动视暴雪收购了畅销手游《糖果传奇》的开发商King,还运营着《使命召唤手游》。在过去的一年半里,拳头也开始试着在手游领域施展拳脚,让产品阵容扩大到移动平台,并获得了数千万美元收入。

拳头推出的新作包括战术FPS《无畏契约》(Valorant)、卡牌游戏《符文之地传说》、自走棋游戏《云顶之弈》等——除了《无畏契约》,其他几款游戏全都上线了手游版本,并且采用了《英雄联盟》中玩家们熟悉的故事和角色。

前段时间,拳头联合创始人兼联席总裁马克·梅里尔(Marc Merrill)和其他几位高管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独家专访,聊了聊把新游戏带到移动平台的挑战、怎样提高工作室的口碑,以及如何在其他厂商已经“统治”数十年的品类里类开发新作。

以下是我们编译的报道原文(有删节):

按照梅里尔的说法,拳头很多年前就考虑过开发手游,只不过在起初一段时间里,公司高层觉得移动设备的技术还不够成熟,不宜大规模投入手游。但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手游在玩法上逐渐能与PC游戏媲美,拳头认为这其中的市场机会不容错过。

而说到开发手游,拳头的动作是不是有点太慢了?对此,梅里尔似乎并不紧张。“从过往的经验来看,拳头的优势之一就是我们可以耐心地研究市场,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他说。

1.jpg


当拳头开始做手游

为了在移动平台上重构《英雄联盟》,拳头从头开发了一个全新的版本,并将它称为《英雄联盟手游》(League of Legends: Wild Rift)。这款产品于2020年10月开始了区域性测试,与此同时,拳头还计划推出这款游戏的主机版本。

据梅里尔透露,拳头安排了一些团队研究中国市场的趋势,例如社交直播和手游热潮。他们发现:在中国和韩国,一些开发商愿意花费数亿美元的成本来制作手游,并收获更加惊人的商业回报。

目前,拳头旗下几款手游的累计收入介于1500万到6000万美元之间。《符文之地传说》的收入已经超过1500万美元,《云顶之弈手游》的收入在2500万美元以上,而《英雄联盟手游》营收超过了前两款游戏的总收入。虽然这些游戏还无法像一些头部的手游那样,在品类市场中占据统治地位,但随着时间推移,它们可能会变得更受玩家欢迎。

拳头对于手游领域的布局可以追溯到2016年的一次收购交易。当时,拳头收购了《Words with Friends》主创人员创办的游戏公司Jolly。作为Jolly的老板,Michael Chow如今担任《英雄联盟手游》的执行制作人。“在那个时候,很多人觉得制作一款手游治需要花两三百万美元。”Chow表示,“当时我和我在Jolly的团队,还有拳头都这么认为......但要想为玩家提供足够精彩的体验,这个数字可能只有于最终成本的零头。”

2.jpg

那次收购交易后,留在拳头工作的大部分Jolly员工都参与了《英雄联盟手游》的开发,他们采用在亚洲市场广受欢迎的开发模式,帮拳头制定了在手游领域的规划。App Annie和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6月,《英雄联盟手游》的累计收入达到了约6000万美元。按照拳头的说法,《英雄联盟手游》首次测试至今吸引了全球7000多万名玩家,总计游戏时长超过了10亿小时。

“我们希望《英雄联盟手游》玩家对游戏的热情能以几年、甚至几十年记,而不是几天或几个月。你会看到我们在这款游戏上持续的、前所未有的投入。”Chow说,“对于我们或其他知名大型开发商这种规模的投入,玩家群体是有期待的。”

现阶段拳头在手游领域的收入只相当于《英雄联盟》PC端收入的一小部分,但梅里尔完全不着急,认为路要一步步走。“《英雄联盟》之所以收获了巨大成功,并非因为我们有多么擅长获取玩家,而是因为我们擅长留住玩家。”

当然,在为移动设备开发游戏的过程中,拳头也遇到了不少挑战。《云顶之弈》是拳头推出的第一款手游,其产品负责人TJ Bourus承认,开发团队曾经遇到过“很多困难”。《云顶之弈》PC和手游版本都是在拳头的游戏引擎上开发的,引擎由编程语言C++、C#和Lua结合而成。由于开发团队需要为《云顶之弈》构建两个版本,他们不得不花上两倍的时间。

“现在我们得面向两个平台来开发游戏,这意味着你要设计两种应用程序布局,分别对应PC和手机。有时代码库也不一样......与面向单一平台开发游戏相比,成本显然更高了。”Bourus说,“这是我们会持续面对的巨大挑战,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与PC相比,智能手机的屏幕小、电池续航时间短,存储和计算能力通常也更差一些。因此,《云顶之弈》开发团队不得不纠结该在手游中舍弃哪些元素。游戏内聊天是被开发团队放弃的重要功能之一:虽然《云顶之弈》支持PC和手游玩家跨平台游玩,但手游玩家无法阅读或输入聊天内容。

让Bourus意外的是,手游玩家对聊天功能的需求似乎并不迫切。“与我们正尝试实现的很多手游功能相比,对这方面提出要求的玩家并不多。不过我们仍然希望在未来添加这项功能,至少让玩家能和朋友们聊天。”

3.jpg

每当拳头决定发布一款新手游,或者为某款既有手游推出更新内容时,苹果和谷歌的应用商店规则也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另一个障碍。由于苹果和谷歌都会花时间审核应用,开发团队往往需要提前一两周提交更新版本。

“之前拳头基本上控制着自家游戏的所有分发渠道。”Chow说,“我们与应用商店的合作相当顺利,但整个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摩擦,因为我们以前习惯自己发行游戏。”


挑战《炉石传说》和《万智牌》

拳头也在试图追赶行业内的一些明星产品,他们从不掩饰自己的这种想法。拳头首次公布《无畏契约》时,许多玩家和评论人士声称它和流行射击游戏《CS: GO》《守望先锋》很相像,而拳头似乎也无意反驳这种比较。

拳头很清楚,卡牌游戏《符文之地传说》将会面临与《炉石传说》和《万智牌》的竞争。

“在我们看来,我们需要挑战《炉石传说》和《万智牌》这两款长盛不衰的现象级游戏。拿《万智牌》来说,现在的《万智牌》很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欢迎。”梅里尔说,“而我们的目标,是提供能与这些游戏媲美的体验,并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地完善游戏内容。”

《符文之地传说》是拳头唯一一款同时登陆PC和移动平台的游戏。作为一款策略卡牌游戏,《符文之地传说》结合了精致的卡面、《英雄联盟》的背景故事,以及《万智牌》和《炉石传说》普及开的卡牌玩法、策略。

4.jpg

《符文之地传说》的执行制作人Jeff Jew已经在拳头工作超过14年,曾在近十年的时间里担任《英雄联盟》的数位制作人之一。几年前,他和老板有了新任务——为拳头立项下一款游戏。“我们做了一些研究,发现当时的北美和欧洲,卡牌游戏实际上是《英雄联盟》玩家游玩时间第二长的游戏。”Jew回忆说。

在《符文之地传说》开发的前半阶段,拳头只规划了游戏的PC版本。但随着项目在2018年接近完工,公司最高领导层重新评估了这个决定。“现在的大多数玩家,既会使用电脑玩游戏,也会在移动设备上游玩。我们希望让这款游戏融入人们的生活,无论玩家在哪里……但假如我们不出手游版本,那就几乎没有意义了。”

也正因如此,拳头没有急于在半年到一年内发行《符文之地传说》,而是又给了开发团队两年时间来学习新技能,开发游戏的手游版本。“对于团队来说,这真的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Jew承认,“也是一个艰难的转折点,我们并没有指望所有人都能轻易接受,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由于不认同《符文之地传说》推出手游版本,相当一部分开发人员离开了Jew的团队,转入拳头的其他部门。留下来的团队成员则不得不学习如何针对小屏幕开发游戏,设计不同的UI,拳头还聘请了一些新员工。考虑到移动设备的处理能力,他们缩减了手游版的画质和特效。2020年4月,在拳头开启在家办公模式几周后,《符文之地传说》正式问世。

“我现在基本上只用手机玩这款游戏了,我可以自信地说,它在手机上的运行效果和PC上一样好。这个成果挺疯狂的,也改变了公司内部很多人的心态。后来,我们还面向移动端制作了《云顶之弈》和《英雄联盟手游》。所以对整个公司而言,那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Jew说。

5.jpg

从那时候起,拳头就开始为《英雄联盟手游》做准备。《英雄联盟手游》在东南亚率先亮相,并于今年3月登陆北美地区。虽然拳头错过了手游行业发展的早期阶段,但在移动平台上,这家公司的几款游戏正在稳步推进。梅里尔强调:有些时候,“抢占市场先机”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重要。

“在PC平台,《英雄联盟》直到2009年才正式推出,对于PC游戏来说算是很晚了。当时我们要面对市面上很多著名游戏的竞争。”梅里尔说,“但在某种程度上,这并不重要,因为只要你能想办法提供一些差异化的体验,就能够吸引到玩家。所以从过去的经验来讲,这就是我们对于平台(发展)的看法。”


内容来源: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video-games/2021/07/09/riot-games-mobile-blueprint/

游戏葡萄编译整理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