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nga的担忧:女性员工都去哪儿了?

来自 游戏葡萄 2016-08-26
海外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Zynga的担忧:女性员工都去哪儿了?

一提到游戏行业的性别构造,人们很容易联想到理工科学校的男女比例——僧多粥少。但性别上的结构失调,导致的可不光是男性找不到对象。从游戏的商业发展来说,性别失调容易固化游戏开发者的思维,局限游戏的受众广度。特别是在开发女性向游戏的时候这个问题更加明显。Zynga高管Nicole Opas在接受GamesIndustry的采访中表达了她的无奈,并针对提高女性员工比例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8月25日,《FarmVille:Tropic Escape》大范围发行。这款拥有全新的主题,全新的玩法和特色的《FarmVille:Country Escape》续作,是Zynga工作室在手游市场上的最新作品。但除了Zynga如何为联运商创造财富的方式吸引了关注以外,其工作室小组反常的组织构架也引人注目。组内近40%的员工为女性,其中就包括工作组组长兼Zynga的游戏高管Nicole Opas。

“性别差异化对于像我一样的女性领导来说非常重要,”Opas表示。“我在游戏行业做了18年,我的上司基本上都是男的,在我看来,寻找女性员工非常重要。不管是经验丰富老成的女性领袖或是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都会在我的考虑范围。

大多数行业内的人只能举出几个在高利润项目和工作室中担任领导的女性角色,Opas以《模拟人生》和《FarmVille2》举例。她表示,这些项目仍是特例。

“老实说,”她表示,“当我去GDC(游戏开发者大会)的时候,我在想,女性员工都去哪了?世界上有许多权益组织,比如我参加的国际女性游戏从业者协会。我认为这种组织之所以存在,意味着在整个行业内,担任领导的女性角色非常少……我想改变这种情况。”

Opas指出,造成游戏行业女性员工人数较少的原因在于,进入游戏领域学习的女性人数本身就少。

“普遍来看,无论是游戏设计或是CS结构开发,都没有大量的女性员工,”Opas表示。“我想我们必须给女性员工创造机会,正如现在我现在正努力成为她们的榜样。我在为男性上司工作的工作期间,他们之中不乏有人能发现我的能力与潜力,无视我的性别而大胆提拔我。没有看见女性任职高级职位,并不代表着没有机会。”

企业逐渐意识到性别差异化对于游戏研发的好处,但而今行业里女性员工越来越少,仅是愿意招纳女性进入游戏工作室并不能满足需求。

谈及如何招募女性员工,Opas表示,“我不觉得我们只用坐着干等,合适的女性人选就会登门造访。想要接触到合适人选,必须在其中下功夫。说到女性,无论是在小镇还是大城市亦或是网络里,许多很棒的事都与女性相关。而不必非得考虑女性领导人,人事主管或是行业内的工作组成员。有很多组织为女性宣传,我们得进入到那些圈子里去。参与到女性推举组织,参与到大学里去,寻找机会向这些潜在的女性员工介绍自己的游戏工作室,会是不错的开始。”

考虑到游戏受众,并不难理解Zynga会与众不同地,希望在研发团队里增大女性的人口比率。

“我们游戏的玩家大部分都是女性,整个行业来看,67%玩此类游戏的玩家是女性,”Opas解释道。“她们的年龄在30到40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女性要处理的事物很多。我也在这年龄段,所以我也很清楚。所以我们必须考虑如何进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为她们带来愉悦,并且在她们退出游戏的时候不会造成妨碍。我们希望她们在玩游戏时能把它当成是5-10分钟的假期,希望《FarmVille:Tropic Escape》能成为他们口袋里的天堂。

为受众做游戏,就一定要划清界限明白哪些是受众确切的需求,哪些是开发者的“认为”的受众需求,并走在对的方向上。

“认真地思考做一个国际游戏,如果能将全球不同种族,不同背景的玩家都纳入细致地考虑,开发者就能避免成见。”Opas表示。“这需要大量的经验,并最后落实到团队的差异化上,因为团队的差异性代表了玩家的差异性。只有当我们可以开始谈论粉红游戏,而不认为这是个粉红游戏的时候,我们才能打破固化思维。”

她补充道,“我觉得这关系到我们游戏受众的思考模式。并且需要将男性思维和女性思维分开来看。只是当我们考虑为女性做游戏的时候,我们得把自己放在足够大的市场空间里,这就是我们制作游戏的方法。我们才能避免一通分析之后得出结论:‘只有女人才会玩《FarmVille》。”

[文章来源:GameIndustry 作者: Brendan Sinclair 游戏葡萄编译]


文章评论
游戏葡萄订阅号